征房产税,鹅会不会叫?

作者: 来源: 今日头条 2017-12-29 16:34:29

 

明年是房改20年,房地产业会不会弄出个大新闻?年关未至,财政部长肖捷“2019年完成房地产税的立法”的说法就来了。可惜,大洋彼岸的美国刚通过了1.5万亿美元的减税立法,多个国家表示跟进减税,我们的房产税开征显得不合时宜。

征房产税,鹅会不会叫?

美国减税,虽然主要是针对企业所得税的减免,以吸引企业到美国投资、并吸引滞留海外的企业利润回流,但对普通民众还是有实惠的,美国个人所得税维持七级,税率有所下降。而家庭报税的起征点也从12700美元提高至24000美元,提高近一倍。在中国,个税的征收是什么情况呢?前些天网红经济学家任泽平任职恒大,月薪125万,有好事者一算,他的个税税率高达44.2%。

美国个税税率最高档次39.6%,减税法案通过后将降至37%,中国的个税最高档45%,能和我们比肩的也只有欧洲的高福利国家了。或许可以说任泽平那样的高收入和普通人没关系,靠调节他们的收入来平衡财富正是税收的宗旨。但对于普通人,个税税率阶梯未免也太“陡峭”了,一旦应纳税部分超过了4500元就是20%的税率,超过9000元就是下一个25%的阶梯,对于城市中勉强生存的所谓“中产”,都会变成四分之一收入用于纳税的“高收入群体”。而海外商品中没有增值税,大众的个税税率也不过如此。

征房产税,鹅会不会叫?

个税负担猛增。在2006年2011年的5年间,国家与时俱进,连续3次上调了个税起征点,从800到1600到2500再到3500元,此后6年未见动静,于是乎个税每年以两位数的速度增长,2016年突破万亿大关,增速竟达到17.1%。个税以远高于居民可支配收入的增速增长着,原因就在于随着收入的增长,人们触碰到越来越高的税率。

税收关乎人心。在西方,特朗普的减税法案置财政的高负债于不顾,又逢低失业率和经济高增长的扩张期,必要性也受人质疑,可有着那么多不合理的地方,美国历史上的减税方案却是只要总统敢提出来,国会很少有通不过的先例,还是因为税收关乎人心。

对于征税的艺术,一个最形象的比喻就像从鹅身上拔毛,既要多拔鹅毛,又要少让鹅叫。其实在中国的税收改革中,这个“潜规则”也是贯穿始终的。既然个税能够悄无声息地突破万亿,那就让它再飞一会儿,何必再提起征点。沿着收入增长的惯性轨道,曾经与奢侈品税类似的个税也就顺理成章地和海外的个税并轨了。用不了多久,我们的直接税就可能和间接税差不多了。个人直接向国家纳税,购买公共服务,这个现代税收的理念和原则也就得以实现。而直接税的好处就在于征税对象是个人,利于收入的二次调节。

房产税作为直接税,对调节居民的收入,效果肯定比土地出让金好。但房产税的国际接轨,肯定就没有个人所得税那么容易了。

征房产税,鹅会不会叫?

首先,购房者已经缴纳了土地出让金,一次购买了70年的土地使用权。《物权法》立法时,曾对70年到期后如何续期有非常激烈的讨论,但由于分歧过大,最后留下了一个很含糊的法条:住宅建设用地使用权期间届满的,自动续期。

关于拔鹅毛的比喻,房产税上经常有非常贴切的例子。去年,温州一些房屋的二手房交易遇到了麻烦,其住宅土地使用权到期或即将面临到期,这在全国可能也属先例,据说,如果要续期到70年,要缴纳房价三成的税费,这一下子引起全国范围内“群鹅乱叫”。要知道,虽然很多人的房子动辄百万千万,可买的时候便宜,缴纳现估值的三成,无异于杀鹅取卵。群鹅一叫,国土部给出了“无需续期申请,无需缴费”的救急措施。

连到期后缴费续期的措施都无法实施,何谈房产税的全面征收?如果按房屋估值缴纳房产税,以相当保守的税率1%来估算,温州20年使用权的土地若拓展到70年,就需缴纳房价一半的税费,结果一文未收,何谈征税?

每次房产税要实施的消息,都会使人心惊肉跳一下子,因为关系到每只“鹅”的利益。在重庆和上海,房产税就在身边,可离普通人实际上很远,上海只对新购住房者征税,并且是二套以上的住房,每个居民还有60平米的免税面积,这样一来,实际上除非是超大户型和炒房子的,刚需和改善型需求都不会被征税。重庆征税面宽一点,包括了存量房,但都是大户型和高档房产。这两个城市的试点已经有了6、7年时间,针对的都是高端需求和炒房者,和普通人离得都很远。

征房产税,鹅会不会叫?

不难看出,这两个试点城市之“拔鹅毛”,对象都是极少数人,偶尔几声鹅叫,全淹没在嘈杂的市声了。可当鹅群都感受到了危险,开始叫起来的时候,拔鹅毛就拔不下去了。

于是,留给开征房产税的几个可能的方向如下:

1. 房地产沸腾时,如重庆和上海的对极少数增量征税,鹅不叫。

2. 改变土地出让金制度,开放农村土地建房,对此类房屋征房产税,鹅不叫。

3. 小产权房转正,征收房产税,鹅不叫?

4. 70年土地使用权到期后征收房产税,鹅不叫?

可能的情形一一列举出来后,就会发现几乎每一种情况都会引发部分或者群鹅大叫。如果小产权房合法了,购买大产权的肯定会觉得自己的守法行为被出卖了,会叫。如果政府不再出让土地,而是自由交易,地方政府恐怕也会叫。而若70年使用权到期了,以现有的市值为基数缴税,恐怕不仅房奴会叫,还完贷款一身轻的房东们也会叫。

也正是因为牵扯到如此多的人的利益,土地出让制度才形成了路径依赖。财政部能否以大智慧打造出令鹅息声,又普遍覆盖的房地产税制度,拭目以待。

原标题:征房产税,鹅会不会叫?

 

相关文章
  • 房产税未提请审议炒房族别心存幻想

    房产税未提请审议炒房族别心存幻想

    2017-03-06

Copyright © 2013-2017  财通社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版权申明     联系我们:[email protected]